草莓视频iOS

股票代碼:SZ.300203
EN
聚光

回到頂部

聚光科技創始人王健 | “生命科學是聚光的下一個風口”
聚光 發布時間:2021-10-29 聚光 來源: 聚光 瀏覽(lan)量(liang):1198

《中國經濟(ji)周刊》記(ji)者(zhe) 孫庭(ting)陽 | 杭州報道 2020.10.29

  “儀器產業的自給率只有8%,遠低于芯片與石油,是目前我國對外依存度最高,也是貿易逆差最大的行業之一。”近日,在聚光科技(杭州)股份有限公司(300203.SZ,下稱“聚光科技”),該公司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CTO)王健博士向記者坦言中國高端分析儀器產業面臨的“卡脖子”困境。 

  科(ke)學儀(yi)器被(bei)稱作科(ke)學家的(de)“眼睛”和高端制造業皇冠上“最耀眼的(de)明珠”,是現代工業的(de)重要支撐,王(wang)健把儀(yi)器產業形容為國家科(ke)技創(chuang)新與技術(shu)進步(bu)的(de)“急(ji)先鋒”。

作為中國高端分(fen)析儀器領(ling)軍企(qi)業,聚光科技成立近20年里,累計投入研(yan)發(fa)費用(yong)20億元,已(yi)在光譜、色譜、質譜等方面開發(fa)出20余項技術(shu)平(ping)臺,成功應用(yong)于工業、環保、實驗室和臨床醫藥等30多個細分(fen)領(ling)域。該(gai)公司(si)連續5年入選“福布斯中國潛力企(qi)業”,2019年進(jin)入“中國專(zhuan)利500強”榜單。

  “超越日系(xi),沖進全(quan)球(qiu)前十!”對于聚光科(ke)技未(wei)來5至10年的(de)規(gui)劃,王健非(fei)常自信。


 不安分的“科學狂人”

  1970年出生于浙江的王健酷似北方漢子,濃眉大眼、長相粗獷,崇尚極簡生活——簡單到不修邊幅、不應酬、不交際,但科學基因強到“爆棚”。




  17歲的時候(hou),王健(jian)考(kao)入浙(zhe)江大(da)學(xue)(xue)天才(cai)少年(nian)班——竺可楨(zhen)班;1997年(nian)獲浙(zhe)江大(da)學(xue)(xue)光學(xue)(xue)儀器專(zhuan)業博士學(xue)(xue)位;同年(nian)獲全(quan)額獎學(xue)(xue)金考(kao)入美(mei)國(guo)斯坦福(fu)大(da)學(xue)(xue)就讀,師從美(mei)國(guo)工程(cheng)院(yuan)院(yuan)士、斯坦福(fu)大(da)學(xue)(xue)機械工程(cheng)系(xi)主任羅納德·漢(han)(han)森(sen)教授,成為(wei)漢(han)(han)森(sen)教授的第(di)一位中國(guo)學(xue)(xue)生;2001年(nian)回國(guo)創立聚光科(ke)技(ji)并擔任首(shou)席科(ke)學(xue)(xue)家……

  談起回國創業的初衷,王健直言自己的家國情懷,“在斯坦福認識到半導體激光氣體分析技術,具有代替傳統采樣氣體分析技術的發展趨勢和應用前景,希望改變當時中國在過程氣體分析技術及分析儀器技術水平落后的局面。”
  斯坦福大學良好的創業氛圍也點燃了王健的創業激情。在斯坦福大學,工科的學生都會選修一些創業課,學校會經常邀請成功校友回校分享創業經歷,當時雅虎、谷歌創始人的創業故事對王健觸動很大。就在斯坦福大學的創業課上,王健有幸結識了他的創業伙伴姚納新。

  在王健看來,自己敢于(yu)回(hui)國創業(ye)還與浙江人“不安分”的性格有關(guan),“我們(men)浙江人都善于(yu)經(jing)商,那個時候做小老板(ban)的很多,耳(er)濡目染,我也受了一定影響。”

然而,創(chuang)業維(wei)艱。從公司成立(li)之初(chu)的(de)2002年(nian)到2003年(nian),王(wang)健把投資人的(de)60萬美金都砸到了半導體激光(guang)分(fen)析儀器的(de)研發上,整整一(yi)年(nian),新產(chan)品(pin)還沒開發出來(lai),公司也一(yi)分(fen)錢沒賺,員工走的(de)走、散(san)的(de)散(san)。

  回想那段艱辛歲月,王(wang)健(jian)暗自(zi)慶幸自(zi)己沒(mei)有(you)去做(zuo)教授(shou),而是選(xuan)擇了(le)(le)創業、選(xuan)擇了(le)(le)堅(jian)守。“不創業,我(wo)哪有(you)20個億去做(zuo)研發(fa)!”王(wang)健(jian)感慨(kai)。

如今,從前那個不到30人(ren)的微型團隊組建的“小作(zuo)坊”,已成(cheng)長為擁(yong)有1000多名研發(fa)人(ren)員、完整產品線的中國分析儀(yi)器(qi)行(xing)業和環境監測儀(yi)器(qi)行(xing)業的龍頭企業。

王健(jian)表示,接下(xia)來聚光科技要到歐(ou)洲與(yu)美(mei)國(guo)(guo)(guo)搞研(yan)發中(zhong)心,第(di)一站會去英國(guo)(guo)(guo)建實(shi)驗室,英國(guo)(guo)(guo)不僅創新能力強,而且研(yan)發成本(ben)偏低,在英國(guo)(guo)(guo)招聘劍(jian)橋大學(xue)與(yu)牛津大學(xue)的碩士生,成本(ben)并(bing)不比國(guo)(guo)(guo)內高。

  在許多(duo)人(ren)眼中,王健是不折不扣的“科學(xue)狂人(ren)”,“啃(ken)論文(wen)、吃盒飯(fan)”是他深(shen)夜泡在實(shi)驗室(shi)的“標(biao)配”。每晚11點(dian)前(qian)處理公司(si)事務,餓了吃盒飯(fan),然后啃(ken)論文(wen)到凌晨兩三點(dian)鐘,入睡前(qian)還(huan)要(yao)整理論文(wen)要(yao)點(dian)發給同事分享(xiang)……

  “每天看著1000多名研發人員在實驗室繁忙,還有自己的技術路線被一次次跟隨、抄襲就很幸福。”說到開心處,王健爽朗大笑。



 儀(yi)器行業最懂環境(jing)治理(li)的公(gong)司

  “儀器行業最懂環境(jing)治理的(de)公司”——在環境(jing)監(jian)測(ce)領域,這是(shi)王健給(gei)聚(ju)(ju)光科(ke)技(ji)的(de)定位(wei)。自2011年上(shang)市以來(lai),由(you)于聚(ju)(ju)光科(ke)技(ji)在環境(jing)監(jian)測(ce)領域的(de)市場(chang)影響力(li),外界一直(zhi)把聚(ju)(ju)光科(ke)技(ji)當作是(shi)一家環保公司。事實上(shang),高(gao)端(duan)分(fen)析儀器才是(shi)聚(ju)(ju)光科(ke)技(ji)的(de)主業。

  2006年被認為是中國環(huan)(huan)保(bao)的“新政元年”,“十一五”規(gui)劃明(ming)確(que)提出了到2010年的環(huan)(huan)境保(bao)護主要指(zhi)標,把(ba)資源和環(huan)(huan)境問(wen)題擺到關系到人際、代際和國際和諧的高度(du)并(bing)成為國家意志(zhi)。

  這一年對聚(ju)光(guang)科技具(ju)有里程碑意義(yi),在中國(guo)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的深入(ru)推進下,環境(jing)保護市(shi)場呈現出井噴式(shi)發展,聚(ju)光(guang)科技憑借獨特的技術路線步入(ru)快車(che)道(dao),最終成為中國(guo)環境(jing)監測儀器(qi)行業(ye)的龍(long)頭企業(ye)。

  回首走過(guo)的歷(li)程(cheng),王健(jian)感(gan)恩自己與聚光(guang)科技(ji)生逢大時代。

  從確定拓展大環(huan)保(bao)業(ye)(ye)務(wu)開始,聚光科(ke)技的(de)定位與布(bu)局一直非常清晰,就是要做整個(ge)生態環(huan)保(bao)領(ling)域(yu)的(de)監測解(jie)決方(fang)案(an),并努力在每個(ge)細分(fen)領(ling)域(yu)做到(dao)國內(nei)(nei)的(de)龍頭。目(mu)前,聚光科(ke)技作為(wei)國內(nei)(nei)監測儀(yi)器產品線最全的(de)公司,環(huan)境(jing)監測業(ye)(ye)務(wu)已經成為(wei)公司的(de)支柱業(ye)(ye)務(wu),在國內(nei)(nei)一些(xie)細分(fen)領(ling)域(yu)也已實現了市(shi)場(chang)占有率第(di)一的(de)目(mu)標。

  “比(bi)如(ru)我(wo)們自主研發(fa)了TOFMS走(zou)航監測(ce)車(che),把飛行時間質(zhi)譜儀(yi)裝到車(che)上,可以實現空(kong)氣中數百種揮發(fa)性有機化合(he)(he)物(VOCs)秒(miao)級、0.1ppb(十億(yi)分(fen)之一)量(liang)級的直接定(ding)性定(ding)量(liang)監測(ce),目前(qian)已在超過100個城市實現走(zou)航觀測(ce);比(bi)如(ru)車(che)載(zai)的飲用水源監測(ce)系(xi)統,可以及時監測(ce)縣鄉的飲用水水質(zhi)。如(ru)果(guo)建實驗室去取樣檢(jian)測(ce),成本非(fei)常高……”王健(jian)認為(wei)聚光(guang)科技一直在探(tan)索符(fu)合(he)(he)中國(guo)國(guo)情(qing)的模式與(yu)產(chan)品。

  近年來(lai),在藍天、碧水保衛戰中,聚光科技通過(guo)參與(yu)眾多(duo)國家(jia)級重(zhong)大項(xiang)目(mu)的環(huan)境質量保障工作,在海外市場也積(ji)累了豐富的經驗(yan)。

   今年(nian)8月,聚光科技(ji)成功中標(biao)“生態(tai)環(huan)(huan)境(jing)部(bu)應(ying)對氣候變化低碳示范區(qu)(qu)項(xiang)目(mu)——贈(zeng)柬(jian)(jian)埔寨環(huan)(huan)境(jing)監測設備子項(xiang)目(mu)”,中標(biao)項(xiang)目(mu)為生態(tai)環(huan)(huan)境(jing)部(bu)應(ying)對國(guo)際氣候變化低碳示范區(qu)(qu)項(xiang)目(mu)國(guo)際援助(zhu)之一(yi)(yi)(yi)(yi)(yi),也(ye)是服務中柬(jian)(jian)共建(jian)綠(lv)色“一(yi)(yi)(yi)(yi)(yi)帶一(yi)(yi)(yi)(yi)(yi)路(lu)”,推(tui)動構建(jian)中柬(jian)(jian)綠(lv)色共同體,打造面(mian)向“一(yi)(yi)(yi)(yi)(yi)帶一(yi)(yi)(yi)(yi)(yi)路(lu)”、南南環(huan)(huan)境(jing)合作(zuo)的示范。

  “我們很慶幸能參與到國家合作層面的項目中去,也希望能將成功的生態環境中國方案和產品技術輻射至更多發展中國家。”王健說。




 布局“黃金賽道”

  在普通人眼中,儀器行業是神秘而高冷的行業,似乎只適用于工業領域與實驗室等場景。事實上,分析儀器無處不在,與千家萬戶密切相關。

  “比如檢測腸道菌群跟檢測白酒發酵的菌群是一個技術平臺,再比如檢測轉基因食品與人體基因也是同一技術平臺……”王健將這種多技術平臺對多應用領域稱為“多對多”,“就是同一種技術可以應用于多個細分領域,同一個細分領域需要多種技術的支撐。”

  從最初的工(gong)(gong)業過程分(fen)(fen)析(xi),到(dao)后來的環(huan)境監測,再到(dao)實(shi)驗(yan)(yan)室(shi)分(fen)(fen)析(xi),近20年里,聚光(guang)科技分(fen)(fen)析(xi)儀器的應用場景主要集中(zhong)在環(huan)保、水務(wu)、鋼鐵、石化、煤化工(gong)(gong)等(deng)工(gong)(gong)業領域(yu)和實(shi)驗(yan)(yan)室(shi)分(fen)(fen)析(xi)領域(yu),近年來,隨著中(zhong)國經濟的快速(su)發展與人(ren)民對美好生活的更(geng)高追求,王健認為聚光(guang)科技到(dao)了切入“黃金賽道(dao)”的時機。

  “國家(jia)所處的(de)發展階(jie)段(duan)決(jue)定了企業的(de)走向(xiang),世(shi)界(jie)上(shang)最大的(de)儀器公(gong)司(si)最終都會(hui)走向(xiang)生(sheng)命科學(xue)與臨床(chuang)板塊。典型的(de)代表就是歐美日(ri)這些實力居前的(de)公(gong)司(si),已將業務重心從服(fu)務工業、環保領域轉到了服(fu)務人(ren)類健康。”王健表示。

  據了解,目前,聚光科技已組建了一支頗具規模的研發團隊,專門攻關生命科學板塊。“現在醫生看病都是基于診療數據,下一步我們將發揮分析儀器的優勢,做好耗材與服務的拓展,開拓一種新的技術路線,布局別人沒有做過的。”作為團隊帶頭人,王健一貫堅持另辟蹊徑。

  雖然80%的精力都放到了生命科學板塊,但王健覺得時間還遠遠不夠。除了科技攻關,王健經常會去思考下一步市場推廣與應用的細節,他甚至要去琢磨未來生命科學領域該如何規避工業領域遇到的難題。

  “三桶油”招標受困至今是王健未解的“心病”,近年來,中石化、中石油等企業開始重視分析儀器國產化,但聚光科技卻很難中標。原因是每次招標時,只要聚光科技參與投標,國外的儀器生產商就會集體退出,而國內廠商除了聚光科技外,大多不具備高端分析儀器的生產能力,最終因報名企業達不到3家而廢標。

   數據顯示,中國的儀器儀表市場潛力巨大,預計未來10年內每年都會有兩位數的增長。但目前很多政府部門、國有企業、高校、科研院所的采購類項目,優先購買進口設備的觀念還比較嚴重,用戶觀念的改變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扭轉,這也是目前國內儀器企業面臨的最大挑戰。

  王健希望(wang)儀器(qi)行業也能像芯片一樣,得到國家層面與(yu)全社會更多的呵護與(yu)支持。

Copyright 2021 FPI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展示技術參數等數據具體以實際產品說明書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