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iOS

股票代碼:SZ.300203
EN
聚光

回到頂部

聚光科技創始人王健 | 為了一束光,我投了20多億做研發
聚光 發布時(shi)間:2021-09-11 聚光 來源: 聚光 瀏覽量:1478

文章來源:讀創/深圳特區40周年上市公司高管訪談—深圳商報記者


       “你有個知名校友,劉(liu)若鵬,光啟技術的創(chuang)始人。”

  “其實我還(huan)有個(ge)更知(zhi)名(ming)的校友(you),黃崢,拼多多的創始人。”

  這是我第一次遇(yu)到(dao)聚光科(ke)技(ji)的(de)王(wang)健時和他的(de)對話。

  外人看來(lai),我們(men)有碰瓷大牛的(de)嫌(xian)疑,事實(shi)上,王(wang)健(jian)本身才是隱形(xing)大牛。

  王健,美國斯坦福大學光學檢測博士、浙江大學光學儀器博士,中國分析儀器行業和環境監測儀器行業的龍頭企業聚光科技創始人、董事長,連續上榜“福布斯-中國最具潛力企業百強”。

  聚光科技強在哪?從這個公司名字可知其特異功能——一束光。

  打(da)個通(tong)(tong)俗的比(bi)喻,普通(tong)(tong)人挑(tiao)蘋果通(tong)(tong)常會(hui)看一(yi)看、捏(nie)一(yi)捏(nie),但(dan)挑(tiao)的是(shi)甜(tian)是(shi)酸還得靠(kao)運(yun)氣,如果遇到王健,他會(hui)用一(yi)束“光”照一(yi)照,分析計算(suan)一(yi)下,想知道的就都(dou)知道了。

  這束光(guang),就是(shi)聚光(guang)科技生產的(de)各種高(gao)端在線分析儀器(qi)。

  人(ren)類的(de)(de)感(gan)(gan)官能力90%是通過視覺獲得,天地萬(wan)物目之所(suo)及(ji)皆源自光(guang),如(ru)果說(shuo)我們經由光(guang)發現世(shi)界(jie)的(de)(de)大部(bu)分(fen),那(nei)么對于王健來說(shuo),他所(suo)從事的(de)(de)行業(ye)則是通過科技讓人(ren)感(gan)(gan)知世(shi)界(jie)的(de)(de)全(quan)部(bu),“這些分(fen)析測(ce)量儀器就(jiu)是為了拓展(zhan)人(ren)類的(de)(de)感(gan)(gan)官”。

  在(zai)(zai)國(guo)際半(ban)導(dao)體(ti)(ti)激光(guang)領(ling)域,王健(jian)的(de)名字,在(zai)(zai)斯坦福(fu)留學(xue)期間就因創(chuang)(chuang)造多(duo)項國(guo)際領(ling)先的(de)科(ke)研成(cheng)果而(er)聲名遠播,當他(ta)發現(xian),半(ban)導(dao)體(ti)(ti)激光(guang)氣(qi)體(ti)(ti)分析(xi)技術具有代替傳統采(cai)樣氣(qi)體(ti)(ti)分析(xi)技術的(de)發展趨勢和應用(yong)前(qian)景時(shi),決定回國(guo)創(chuang)(chuang)業,2002年1月,王健(jian)在(zai)(zai)母(mu)校浙(zhe)江大學(xue)所在(zai)(zai)地杭州(zhou)創(chuang)(chuang)建聚光(guang)科(ke)技。

        “20多個(ge)億,我(wo)到(dao)目前為止投了(le)20多個(ge)億做研發(fa)。”2020年4月27日,王(wang)健和我(wo)聊了(le)一(yi)個(ge)多小時關于“一(yi)束光”的問題(ti),王(wang)健慶幸(xing)自己當年的創業選擇,“我(wo)幸(xing)虧(kui)沒做教授(shou),如(ru)果做教授(shou),我(wo)哪來(lai)這(zhe)么多錢投入研發(fa)。”


【一】混混班走出的超級學霸

  背著一(yi)(yi)個(ge)大挎包,穿著一(yi)(yi)條牛仔褲,一(yi)(yi)件深色的襯衣(yi)……走在(zai)(zai)人群里的王健,毫無(wu)海(hai)歸精英的光環,2020年(nian)4月27日,我第一(yi)(yi)次(ci)見到他(ta)時,他(ta)出差廣州(zhou)順道來深圳(zhen)辦點事(shi),當夜就回杭州(zhou),他(ta)只(zhi)身一(yi)(yi)人,作為上(shang)市公司董(dong)事(shi)長,也沒個(ge)秘書跟(gen)在(zai)(zai)旁邊拎包。

  但他一開(kai)口,談到一束光(guang),你會發現他整個人都熠(yi)熠(yi)發光(guang)。

  王健和一束光的故事要從浙江大學天才少(shao)年班(ban)(ban)——竺(zhu)可楨班(ban)(ban)說(shuo)起,文章開頭提(ti)到的校友黃崢和劉(liu)若(ruo)鵬都畢業(ye)自(zi)浙江大學竺(zhu)可楨班(ban)(ban),又稱(工科)混(hun)合班(ban)(ban),簡稱混(hun)混(hun)班(ban)(ban)。

  “我(wo)1987年進的浙大,遇到很多(duo)(duo)有個(ge)性的老師,腦子聰明的人特別多(duo)(duo),我(wo)后(hou)來(lai)再也沒(mei)遇到一個(ge)小(xiao)群體聚集了這(zhe)么多(duo)(duo)聰明的人,包括我(wo)后(hou)來(lai)去斯坦福讀(du)書也沒(mei)遇到過。”王健(jian)用(yong)這(zhe)句話點(dian)評(ping)了學霸云集的浙大混混班。

  王健(jian)在(zai)浙(zhe)大呆(dai)了(le)10年(nian),專業是(shi)光學儀(yi)器(qi),一直讀到博士(shi),學光學儀(yi)器(qi)就業比較窄,很多畢(bi)業去了(le)華為(wei)、中興(xing)通訊,但(dan)具體工作和光學儀(yi)器(qi)也沒什么關系,王健(jian)讀完博士(shi)之后很迷茫,到底做(zuo)什么?那就出國吧。

  就這樣,1997年他去了美(mei)國常(chang)青藤名(ming)校——斯坦福(fu)大(da)學,繼續讀(du)機械工程(cheng)系的博士(shi),師從美(mei)國工程(cheng)院院士(shi)、斯坦福(fu)大(da)學機械工程(cheng)系主任羅(luo)納德·漢(han)森教授,成為(wei)漢(han)森教授的第一位中國學生。

  走進斯坦福,王健(jian)發現人(ren)生徹(che)底(di)打開了,對教授(shou)可以直呼其名,可以隨時給(gei)諾貝(bei)爾獎得主(zhu)發郵件,可以直接去對方實(shi)驗室敲門(men),“這(zhe)么牛的人(ren)原來就是(shi)我們身邊的人(ren)。”

  原來在國內(nei),教授是用(yong)來仰(yang)視的,但是在斯坦(tan)福(fu)完全不一樣,所有文(wen)獻作者都會留下通訊方式,發郵件一定會得到回(hui)復,一個窮學生可(ke)以見一堆牛人。

  “我會思考這些牛(niu)人考慮問題的角度(du)和我有什么(me)區(qu)別,后來發(fa)現沒有多大(da)區(qu)別,這極大(da)提高我的自信心。”王健(jian)說。

  這(zhe)段愉快(kuai)(kuai)的博(bo)士學(xue)習時(shi)光很快(kuai)(kuai)就結束了(le),2000年(nian)從斯(si)坦(tan)福博(bo)士畢業后,王健(jian)到了(le)休斯(si)頓一家從事半導(dao)體(ti)激光器研發生產的高科(ke)技(ji)公司工作,做光通信的器件(jian),如果命(ming)運按照(zhao)這(zhe)樣的軌跡(ji)走(zou)下去,王健(jian)可能(neng)會是(shi)一名優秀的工程師,在(zai)美國過著優渥的中產生活,像他那些優秀的校友一樣。

  可惜,這(zhe)種高(gao)級(ji)打工的日子(zi)并沒有(you)持續(xu)多久。

  2000年下半年,美(mei)國光通信行業泡沫破滅(mie)了。

  1999年到2000年,硅谷正是最瘋狂的時候,沒(mei)人(ren)預料到泡沫(mo)頃刻破滅。

  “美(mei)國資本(ben)市場對于創(chuang)新是極大(da)的(de)寬容,一(yi)(yi)(yi)二十(shi)人(ren)的(de)公(gong)司就估值一(yi)(yi)(yi)二十(shi)億(yi)美(mei)金,一(yi)(yi)(yi)個人(ren)就一(yi)(yi)(yi)億(yi)美(mei)金,大(da)量公(gong)司就這樣一(yi)(yi)(yi)個人(ren)一(yi)(yi)(yi)億(yi)美(mei)金賣掉。”王健回憶說。

  很遺憾(han),這(zhe)波(bo)浪潮轉(zhuan)瞬即(ji)逝,王健還沒來得及(ji)趕上(shang)這(zhe)波(bo)瘋(feng)狂(kuang)的浪潮,市場就斷崖(ya)下滑了。

  “2000年是(shi)(shi)最后的瘋狂階段,大家都認(ren)為(wei)光通(tong)信是(shi)(shi)一(yi)(yi)種新經(jing)(jing)濟(ji),連格林斯潘都說人類歷史上終于(yu)找到了一(yi)(yi)種新的經(jing)(jing)濟(ji)模式,這種新經(jing)(jing)濟(ji)是(shi)(shi)可以永(yong)遠增長(chang)下(xia)(xia)去的……但(dan)是(shi)(shi),2000年下(xia)(xia)半年,泡沫(mo)破(po)滅了。”

  王健的人生也來(lai)到了十字(zi)路口。

  當他看(kan)到國內(nei)在過(guo)程氣體分(fen)(fen)析技術及(ji)分(fen)(fen)析儀(yi)器領域的(de)技術水平依(yi)舊非常落(luo)后,傳(chuan)統的(de)氣體分(fen)(fen)析產(chan)品仍需(xu)進口,半導體激光(guang)氣體分(fen)(fen)析儀(yi)等高端分(fen)(fen)析儀(yi)器更(geng)是全部依(yi)賴進口時(shi),回國創(chuang)業的(de)念頭隨即萌生。

  就這樣,王健和姚納新一起,帶著融來的60萬美(mei)金,和一個夢(meng)想(xiang),回到(dao)杭州。

 

【二】打破體制壁壘的第一單

  兩個人、60萬美(mei)金、杭州某棟居民樓(lou),聚光科技(ji)的(de)班子就這樣搭起來了。

  那(nei)是(shi)2001年的(de)(de)(de)寒冬,事實上(shang),就在那(nei)一年,也是(shi)互聯網泡沫破滅的(de)(de)(de)寒冬,杭州(zhou)另外一棟(dong)居民樓里(li),創立阿(a)里(li)巴(ba)巴(ba)兩年的(de)(de)(de)馬云撐不下去了,他給投資人(ren)閻焱打了一個電話請求(qiu)救援,因為發不出工資了。

  在互聯網江湖的(de)馬云尚可(ke)以(yi)向投(tou)資人求救,做光生意(yi)的(de)王健不知道(dao)怎(zen)么(me)開出第一單,彼時中國(guo)(guo)(guo)的(de)重工業還是趨于保守,傾向用國(guo)(guo)(guo)外大(da)公司的(de)產品,聚光科技,兩個中國(guo)(guo)(guo)人開的(de)小公司,怎(zen)么(me)贏得客戶的(de)信(xin)任,這是擺在王健面前的(de)世紀難題。

  公司成立之初的2002年(nian)(nian)(nian)和(he)2003年(nian)(nian)(nian),王健把60萬(wan)美金都投入到半導體(ti)激(ji)光分(fen)析儀器的研發,整(zheng)整(zheng)一(yi)年(nian)(nian)(nian),新產(chan)品還(huan)沒(mei)開發出來,公司也一(yi)分(fen)錢沒(mei)賺,員工走的走散(san)的散(san)。

  “那個時候房(fang)租就兩三百萬,工資也要兩三百萬,太難了。”面對(dui)周遭的不解(jie)和質疑,王健(jian)暗(an)暗(an)跟(gen)自己說要堅持下去,自主研發(fa)才是公(gong)司發(fa)展的必然出路。

  他沉住氣,繼續埋頭研發,終于堅持到賣產品(pin)的那一(yi)刻。

  2003年6月,聚光科技終于(yu)開(kai)發出半導體(ti)激光氣體(ti)分析(xi)儀(yi)樣機,并通過省級鑒定,這在當時是國內首創(chuang),并達到國際先進水(shui)平。

  此時,距(ju)離公司(si)成立已(yi)經(jing)一(yi)年半(ban),財務上只出不進的狀況也已(yi)經(jing)持續了一(yi)年半(ban)。

  研發(fa)出(chu)的(de)半導(dao)體激(ji)光氣體分析(xi)儀應用到哪(na)?

  王(wang)(wang)健瞄準了鋼鐵(tie)產業,2004年推出(chu)(chu)LGA系列半導體激(ji)光氣體分(fen)析產品(pin),終于有一個(ge)鋼鐵(tie)公司愿意讓(rang)他(ta)試試,雙方成立了一個(ge)合(he)資公司,這樣(yang)王(wang)(wang)健的團隊就可(ke)以在(zai)那個(ge)鋼鐵(tie)公司做(zuo)實驗做(zuo)應用,現在(zai)回憶起(qi)這個(ge)第一個(ge)向他(ta)伸出(chu)(chu)援(yuan)手的鋼鐵(tie)公司,王(wang)(wang)健依然心存感激(ji)。

  彼時王健為這個(ge)鋼鐵公司提供的服務(wu)是用(yong)半導體(ti)激光(guang)(guang)測(ce)氣體(ti),傳統(tong)的西(xi)門子等大公司用(yong)探頭伸進去把(ba)氣體(ti)取樣抽出來,王健是用(yong)一束光(guang)(guang)穿進管(guan)道測(ce)試,不怕(pa)腐蝕不怕(pa)高溫,相比起來簡(jian)單很多(duo),也先進很多(duo),成本也低很多(duo)。

  那時的(de)中國(guo)鋼鐵(tie)(tie)業還是熱火朝天,王健趁新建鋼鐵(tie)(tie)公司的(de)機會上線新產品(pin),有(you)了第(di)一個單子,就(jiu)有(you)了第(di)二(er)個第(di)三個……以光(guang)為生的(de)王健,就(jiu)這樣用一束光(guang)打開了中國(guo)的(de)鋼鐵(tie)(tie)市(shi)場。

 

【三】環保龍頭是怎么做出來的

  打開鋼鐵市(shi)場后,王健(jian)瞄上了環保(bao)。

  國(guo)(guo)家(jia)最早抓環(huan)(huan)保(bao)是抓污(wu)染源(yuan),當時(shi)國(guo)(guo)內有(you)幾十家(jia)公司壟斷環(huan)(huan)境監測污(wu)染源(yuan)市(shi)場(chang)(chang),都是用國(guo)(guo)外的(de)(de)儀表,用紅外的(de)(de)方案(an),王健團隊研發(fa)了獨特(te)的(de)(de)技術,用紫(zi)外的(de)(de)方案(an),就(jiu)算這樣,想(xiang)從壟斷的(de)(de)市(shi)場(chang)(chang)分一杯羹(geng)也是很(hen)難的(de)(de)。

又一個(ge)新的歷(li)史機遇來了。

  2008年(nian),國家(jia)突然(ran)重視污染源管理,需(xu)求(qiu)量爆發增長,其他(ta)公司產能(neng)一下子上(shang)不來,王健就帶著團隊猛(meng)地沖進去,“拼的是執(zhi)行力,上(shang)半年(nian)工程安裝的只有兩三(san)個人,從兩三(san)個人很快拓(tuo)展到100人,這(zhe)些人從哪(na)里來,我(wo)們(men)從大學找大專生,兩個人培養四(si)(si)個人,四(si)(si)個人培養八(ba)個人,團隊快速(su)裂變,就是裝煙囪,國家(jia)急劇需(xu)求(qiu),我(wo)們(men)就拿(na)到訂單。“

  命(ming)運(yun)的饋贈早已(yi)經標(biao)好了價碼(ma),這句話涌來形(xing)容王健這個機遇再合適不(bu)過了。

  “我(wo)(wo)們(men)全部自己研發(fa),同行都是拿國(guo)外產(chan)品做(zuo)集成,當然我(wo)(wo)們(men)的產(chan)品上線快。”王健說(shuo)這句話時,為創業伊始堅持(chi)做(zuo)研發(fa)慶幸(xing),市場終于為研發(fa)爆發(fa)性買單(dan)。

  從污染源(yuan),到水,到大氣,整個環保領域,王健的(de)團(tuan)隊又沖到國(guo)內第一。

  “最近(jin)有(you)(you)(you)個(ge)污染事件,環保部(bu)副部(bu)長(chang)點名要我(wo)們(men)的儀器,那個(ge)設(she)備只有(you)(you)(you)我(wo)們(men)有(you)(you)(you),有(you)(you)(you)的國外公司實驗室有(you)(you)(you),但我(wo)們(men)是現(xian)成的,可(ke)以直接(jie)裝車(che)上。”和我(wo)舉這個(ge)例子(zi)時,王(wang)健難掩驕(jiao)傲(ao)。

  今年8月,王健團(tuan)隊研發的這(zhe)款移動(dong)走(zou)航監(jian)(jian)(jian)測(ce)溯(su)利(li)器(qi)進(jin)了央(yang)視(shi)的新聞聯播(bo),這(zhe)個監(jian)(jian)(jian)測(ce)器(qi)名字(zi)看似拗口,說(shuo)起來詞匯也非(fei)常(chang)專業(ye),直白說(shuo)就是現在最牛(niu)的大氣監(jian)(jian)(jian)測(ce)利(li)器(qi),比人工監(jian)(jian)(jian)測(ce)先(xian)進(jin)多了,可以實現空氣中數(shu)百種VOCs秒(miao)級(ji)、0.1ppb量級(ji)的直接定(ding)性定(ding)量監(jian)(jian)(jian)測(ce),目前移動(dong)走(zou)航監(jian)(jian)(jian)測(ce)溯(su)利(li)器(qi)已在超過(guo)35個城市實現走(zou)航觀測(ce)。

  研發的好處除了可(ke)以快速進入市場,還可(ke)以很好控制(zhi)成(cheng)本(ben),王健說,“我(wo)們成(cheng)本(ben)控制(zhi)做得好,我(wo)們的產品1000多人民(min)幣,西門子(zi)要6000歐元,怎么競爭(zheng),我(wo)們成(cheng)本(ben)比其(qi)他公司低很多。”

王健解釋說他并不(bu)是完全拼低價,“我們為客戶做定(ding)制(zhi),客戶愿意為定(ding)制(zhi)買單,這樣我們才有錢為研發買單。”

  以研發(fa)(fa)為生(sheng)命線的(de)(de)王健,賺到(dao)錢(qian),第(di)一個(ge)想到(dao)的(de)(de)還(huan)是反哺研發(fa)(fa)。

 

【四】研發狂人

  王健可(ke)謂研發狂人,他自言(yan)這些年投(tou)了20多個億做研發。

  “這20億的(de)(de)錢哪來的(de)(de),我們自己賺的(de)(de)啊(a)。”4月27日(ri),走過18年公司發展的(de)(de)王(wang)健回(hui)望今天公司的(de)(de)業(ye)績,直言,慶幸18年前的(de)(de)選擇(ze),沒有選擇(ze)去學校(xiao)做(zuo)教授,而(er)是走上創(chuang)業(ye)的(de)(de)路。

  遙想在浙(zhe)江大學和在斯坦福大學博士剛畢業的(de)時(shi)候(hou),王健都曾猶豫過是(shi)(shi)(shi)不是(shi)(shi)(shi)留(liu)校做(zuo)教授,畢竟這是(shi)(shi)(shi)一條最穩妥最安全的(de)路(lu),不管在國內還是(shi)(shi)(shi)在美(mei)國,做(zuo)教授都是(shi)(shi)(shi)體面而(er)穩定的(de)職業,也是(shi)(shi)(shi)一條注定被人仰(yang)視的(de)路(lu)。

  從“混混班”成長起來的(de)王健就是想拼一下,毅(yi)然決(jue)然創業(ye),結(jie)果每(mei)一步都踩(cai)到(dao)了(le)國家政策紅利的(de)節點,讓一個兩(liang)人的(de)微型團(tuan)隊發(fa)展到(dao)今天(tian)中國分析儀(yi)器行業(ye)和(he)環境監測儀(yi)器行業(ye)的(de)龍頭企業(ye)。

  王健和我介紹說,現(xian)在(zai)(zai)聚光科技在(zai)(zai)鋼鐵等(deng)重工(gong)業、生物醫藥、工(gong)業環境等(deng)領域的(de)產品(pin)線都很完(wan)整,正在(zai)(zai)開(kai)發生命科學(xue)、高(gao)端科學(xue)研究等(deng)方面(mian)的(de)產品(pin)線,“在(zai)(zai)科學(xue)儀器領域,我們(men)是(shi)絕對的(de)國(guo)家隊,在(zai)(zai)分析化(hua)學(xue)領域,產品(pin)線我們(men)已經拉齊了,世界上該有了我都有了。”

  走過企業風雨發(fa)(fa)展的(de)(de)18年(nian),猶如把一個(ge)孩子(zi)培養成年(nian),“今天(tian)的(de)(de)聚光18歲了,很慶(qing)幸,在一個(ge)個(ge)細(xi)分領域,我(wo)們都(dou)見(jian)證(zheng)整(zheng)個(ge)發(fa)(fa)展過程(cheng)。”

時光(guang)匆匆,轉眼18年過去了,昔(xi)日被國(guo)外巨(ju)頭壟斷的儀器市場(chang),現在(zai)已經難尋國(guo)外巨(ju)頭的影(ying)子,“當年的西門子、IBM那么(me)牛,現在(zai)哪有(you)他們的市場(chang)呢?”

  當然王(wang)健直言,現在的聚光和國際(ji)一(yi)流(liu)團隊還有(you)距離,“我(wo)們質譜團隊的研發人員有(you)300多人,但國際(ji)主流(liu)團隊都有(you)1000 -2000人,未來10年,我(wo)們希望(wang)有(you)一(yi)天(tian)并入國際(ji)第(di)一(yi)梯隊,有(you)5000人的研發團隊,成為國際(ji)一(yi)流(liu)廠家。”

  對(dui)于現在的王健(jian)來(lai)(lai)說,每天(tian)在公司看著(zhu)越(yue)來(lai)(lai)越(yue)多的研(yan)(yan)發(fa)(fa)人員是他最(zui)驕傲的事,“我(wo)做技術(shu)出(chu)身,我(wo)們公司有(you)(you)1000多名研(yan)(yan)發(fa)(fa)人員,每天(tian)看到這么一大班人在做研(yan)(yan)發(fa)(fa),看著(zhu)一個(ge)又一個(ge)產品研(yan)(yan)發(fa)(fa)出(chu)來(lai)(lai),我(wo)很(hen)有(you)(you)成就感。”

  4月27日傍晚,對著窗外深(shen)圳灣的萬家燈火,王健感嘆說,深(shen)圳真是(shi)很好的城市,很包容(rong)的城市,聚光接下(xia)來要(yao)來深(shen)圳設(she)立分公司,建立研發團隊。

  當夜(ye)8點多,王健(jian)背著(zhu)背包獨自匆(cong)匆(cong)去趕飛機,我在微(wei)信給他留言,才發現這個“光的孩子”簡單到沒有微(wei)信頭像,只有一個自然生成的剪(jian)影,讓人浮想聯翩。

  這讓我想起他最后和我說的一句話,如果要問什么才是聚光最好的時候,我的答案是未來。

Copyright 2021 FPI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展示技術參數等數據具體以實際產品說明書為準。